卡普尔–对于甲壳虫乐队的粉丝来说,好的电音轨对我而言对甲壳虫乐队的经典意义重大。但是那是我23岁的时候,我决定辞掉工作,在大学学习音乐技术,这才是真正的转折点。